买大板车

          二零一五年四月一日,我付了二百元订金,订做大板车。木匠师傅说,一个星期后来拿。大板车轮子,架子,一起做好。

         四月五日,清明节,天气晴,上午扫墓。中午吃完中饭,步行来到木匠师傅家,在仓库里,只见大板车轮子放在那。木匠师傅家在河堤坝上,旁边堆着一堆杉树木。木匠师傅在用电锯锯杉树木。我打招呼:“老板,大板车做好了吗?”木匠师傅关掉电锯,说:“我正要打你手机,不知道你的号码。早就做好了,你不来拿,没地方放。”

         他走到架子前,把雨伞拿去,有两部架子,架子长约一米六,宽约八十公分。两根粗大的栲树木。横截面有黑迹。底部用新鲜竹片钉成。两边高度旁边也是用新鲜竹片钉成。底部用钢筋拴住。旁边也用钢筋拴住。这个要二百四十元。木匠师傅问:“要哪一部?”我说:“就要外面的那一部。”我说:“要做一副拉杆。”木匠师傅说:“你怎么讲就怎么做。”

        木匠师傅从杉树堆里去出两根杉树,直径大约八公分,用钢卷尺量了量杉树木,两米长。包着杉树皮。他叫我坐在杉树上,防止杉树滑动。他用刨皮刀刨皮。杉树干干爽爽。他问我“买大板车干什么用?”我说:“拉东西用。” 

        “你在哪儿工作?”,“在学校。”,“你老婆也在学校当老师。”,”嗯“

      木匠师傅说:”我也在中学读书,后来没读了。老一辈人劝他多读点书。现在我也能有饭吃。“

      我没有回答。

      木匠师傅中等年纪,约五十来岁。身材魁梧,一米六三,秃顶。问:”广告上说秃顶可以治。秃顶可以治得好吗?”

  我说“有一点作用。你打个电话问问。“木匠师傅说:”我已经问了,要三四个疗程。后面打电话来,我都没接。“

杉树转了一圈,把皮刨光了。在记号处,用电锯锯断。两根杉树刨好了。他到屋子里取大钉子。

他把架子取下来,翻身,底面朝上。把拉杆尽量往梁子上靠。用斧头钉大钉子,把杉树与横梁牢牢地固定住。在杉树上钉了三个钉子,总共钉了六个。他叫了老婆的名字,没应声。”昨天老婆打了一晚上麻将。麻将真害死人!“我说:“现在女人没事做,不打麻将怎么打发时间?”

        木匠师傅叫我把轮子拿出来,轮子上印上“中国 昆明”,“昆轮金刚”几个红色大字。套上架子,大板车就可以拉了。

        这时,木匠师傅老婆出来了。

       我对木匠师傅说:“还要两块栏板。”

      木匠师傅老婆说:”要什么栏板。随便找了个栏板。“

        我说:”你木头多的是,我到哪儿找木头。“

       木匠师傅老婆给我找了两块栏板。放上架子上。尽管小了,总比没有好。

      我问:”多少钱?“

     木匠师傅说:“架子二百四十元,轮子二百六十元。你已经付了两百元,再付三百元。”

     我拿出三百元给木匠师傅,木匠师傅把钱递给了他老婆。

    我捏了捏大板车轮子,轮子气饱得像石头一样硬。向木匠师傅夫妇告别。

    天气晴朗,轻松愉快地拉走了大板车。

评论
© 蚯蚓爬行 | Powered by LOFTER